欢迎您访问永利国际娱乐平台!!!
新闻中心
【芳华】追忆我在一安公司的十八年(上)

    栏目编者按:时光荏苒,永利国际娱乐在六十多年的峥嵘岁月里,有太多故事值得我们铭记,那融入基因的“永利国际娱乐精神”值得我们久久传承。我们希望通过手下的纸笔留下那美好的记忆。本网特开辟《芳华》栏目,讲述永利国际娱乐故事,记录永利国际娱乐精彩。

  

   《听柏老讲那过去的故事》一文,勾起了许多一安老人对于当年那段峥嵘岁月的美好回忆。
    其中就有这样一位老人,他叫韩余庆。韩老亲身经历了企业从东北一路转战西北,从哈尔滨到兰州,从1953年到1971年的所有历史变迁。他几经波折,与小编取得联系,与小编短暂的视频聊天沟通后,韩老决定根据自己的记忆对一安公司1953-1971年的历史进行整理。短短的一个星期,一个已过耄耋之年的老人,凭着对一安公司的“一往情深”洋洋洒洒地写了八千余字,对企业1953年至1971年的历史做了详尽的描述,并提供了几张十分珍贵的老照片。小编计划在“致敬芳华”系列报道以“追忆我在一安公司的十八年”为题,分上下篇对韩余庆老人的文字进行登载。 

    我是1953年7月6日从上海学校(中专)毕业,服从国家分配与一批同学来到哈尔滨市红军街39号一机部电器工业管理局第二工程公司所在地,工作地址在哈尔滨市市郊香坊区,苏联援建的156个项目之一的哈尔滨电机厂工地。这也是一安公司东北前身最早承接的施工项目地。
    我们这批从上海来的南方学生一到东北哈尔滨市工作生活上很不习惯,特别是气候寒冷,又是在露天工作,一到每年10月中旬开始下雪后才能到第二年4月慢慢融化。在这6个月时期里马路上都是冰,我们每次从宿舍里出来去工地上下班,头一二个月每人每天都要摔跤,好几次才慢慢适应下来。生活上也吃不惯高粮米,六谷粉、窝窝头和苞米子,一到冬天没有新鲜蔬菜都是地下冬藏菜,第二年开始哈尔滨市政府给我们南方学生每人每月补贴供应3斤大米,才慢慢适应在那里生活。
    当时我们分配到哈尔滨市一机部电器工业局第二工程公司的经理叫赵景琪(后调建工部工作)。公司下面的哈尔滨电机厂工地工区主任是周榘良(1948年上海交通大学电机系毕业的电气工程师),他后来就是一安公司最早奠基人之一)和金东浩(上海同济大学毕业的土建工程师),当时我们分配到该公司工作的一大批同学全都安排到哈尔滨电机厂和哈尔滨仪表厂二个施工工地工作,我被分配到哈尔滨电机厂一工区电气安装工程队,当年在哈尔滨电机厂工地上的施工队伍有土建工程队、水暖管道工程队和电气安装工程队,总计约一千多人。我们负责施工的哈尔滨电机厂工程项目由组装车间、绝缘车间、油漆车间、锅炉房和褔利区多个工程组成。当年我是一名见习技术员跟着队里的老施工员(工长),配合他们在工地一起工作。经过一年多时间的紧张施工安装,到1954年底我们全部完成了哈尔滨电机厂厂区和福利区工程项目。1955年初我们一机部电器工业管理局二公司与当地的土建安装公单位(公司)合并组成为建工部东北第一工程公司,并将我们二公司所属的电气安装工程队和水暖管道安装工程队合全部并入,组成为东北一公司水电安装工程处(约1000多人),办公地址在当时哈尔滨市南岗大直街44号三层办公楼里。此时我与几个同学被安排到去承担建设苏联援建的156个项目之一哈尔滨锅炉厂工程施工任务。哈尔滨锅炉厂是由一号车间(即组装车间,仅厂房占地面积就有3600平米)和电焊等车间及福利区工程项目组成,锅炉厂工程我们只经过近一年的施工建设于1956年初就全部完成了施工任务。达到了投产试车条件后,东北一公司根据建工部安排留下部分施工人员去建设另一个苏联援建的哈尔滨汽轮机厂工程施工任务外,其余大部分人员共6万多职工和家属都集体调迁到甘肃省兰州市支援建设西北国家“一五”计划中的156个苏联援建的项目施工任务。
    1956年初我们东北一公司调到兰州后即与当地基建工程兵部队(建三师、建七师)组建成建工部兰州工程总公司。我们原东北一公司水电安装工程处在总公司协调下分成第八工程处和第九工程处二个处,原东北一公司水电安装处副主任谭鸿宾任第八工程处主任,周榘良任第九工程处主任,宋文一为党委书记。因我是搞电的技术员,跟随周榘良被分配到九处技术科工作。
    1956年初组建的建工部兰州工程总公司,下设了十一个工程处(不久改为公司)和三个直属加工厂(即砼预制板厂、木材厂、机械加工厂)。我们原来所在的东北一公司水电安装工程处到兰州后,凡是搞电的技术干部(包括电工)全部分配到九处(约不到800人),凡是搞水暖、管道、通风的技术干部(包括管工、水暖、通风工)都分配到八处。
    1956年初,我所在的第九工程处办公地点设在兰州市西固区兰州炼油厂厂前区新盖的一层土坯平房院落里,工程处设有办公室、技术科、财务科、材料供应科、人事科、工会、团委等10余个科室。工程处下设了三个工程队,第一工程队设在西固区苏联援建的兰州炼油厂厂前区工地,第二工程队设在苏联援建的兰州化工厂厂前区外面,第三工程队设在七里河兰州石油化工机械厂(也是苏联援建项目)。  
    我们东北一公司安装工程处刚调到兰州时大部分职工一开始都住在兰州市区七里河总公司家属院的宿舍里,每天上下班都要乘坐大卡车带上大锅块(即用面粉做的烤馍)和咸菜、肉食到西固区工地工作。午餐就用带去的烤馍咸菜肉食,我们九处机关一开始就在临时搭设的帐篷里办公和生活。4月份后搬到了新盖的一层土坯砖房院落里办公,一年后我们九处机关正式搬到西固区西柳沟新建的一层砖瓦小平房里办公,院内也盖了一批单身宿舍和食堂、会议室及活动场院,到一九五七年十月又在办公室食堂东面空地上新建了加工厂车间和电气调整队办公室及高压试验室等设施。
    我们这批刚从东北哈尔滨调到兰州来的人因兰州地势较高,海拔在1500多公尺,气候比较干燥,头几天一觉醒来大部人鼻子出血、口发干,主要是因为缺氧。但经过一个星期多喝水调整后才逐渐适应下来。兰州天气很怪一年四季很少下雨,就是下雨也是一阵子,在兰州家里只要备一顶草帽就可以遮雨了,不像南方家里一定要备有雨伞、雨衣、雨鞋。兰州冬天没有哈尔滨那么冷,冬季时间也没有哈尔滨那么长,一年四季比较分明,夏季可以穿短袖衫,没有南方那么炎热。兰州夏天白天气温比较高,一到晚上气温就会凉爽下来,可以盖薄被睡觉,不用风扇和空调。兰州不仅气候干燥,还经常遇到刮阵风,刮起风来沙土飞扬,睁不开眼睛,天上黑茫茫的一片(也就是现在说的沙尘暴天气),地上的泥土、沙子满天飞扬(因当时兰州马路都是沙土地),可以说当时西北地区城市气候大体上都是这样的。
    我们刚到兰州时,吃的都以杂粮为主(主要是六谷粉、苞米渣、小米,有时也吃过荞麦面),杂粮占到70%以上,很少有面粉和大米吃。1959年至1962 年三年生活困难时期基本上都全是粗粮、六谷粉为主,我们也吃过高粱、青稞和树叶子磨成粉与六谷粉拌合在一起的窝窝头,吃了很长时间。但兰州瓜果一年四季都有,比较丰富,如西瓜、白兰瓜又大又甜、水分特别多,还有杏仁、大瓜子、核桃、红枣。但蔬菜很少,一到冬天也就是吃贮藏在地下室里的大白菜、土豆和酸菜、胡萝卜这几样东西,很少有其他新鲜蔬菜,猪肉、牛羊肉和鸡还是有供应的,但没有南方好吃。我们觉得当时在西北生活虽然比哈尔滨苦一些,但还能适应。当时生活上主要是用水特别紧张,又不干净,饮用吃的水全都是从黄河里直接抽上来的黄泥水,泥土气味很重,必须经过漂白沉淀消毒一二天后才能吃。第二年兰州西固区新建了一个由苏联援建的大型自来水厂建成投产后兰州老百姓喝水才了很大改善。我们刚到兰州时,当地土生土长的姑娘和妇女脸上两颊都有带血丝的紫红块,男人脸上基本上也都是红褐色的,自从1957年底有了清洁干净的自来水后,兰州的女人脸上的血丝斑才逐渐消失,变得漂亮了许多。刚到兰州时我们见到不少男人头戴白帽,女人头披墨绿色纱丝头巾,后来一打听他们都是回族,当时在兰州地区大约有五、六个少数民族,如回族、土族、东乡族、裕固族、保安族居住在那里。
    到兰州后我们九处在周榘良主任(后为一安公司副经理兼总工程师)的领导下主要施工苏联援建的兰州炼油厂、兰州化工厂、兰州石化机械厂和兰州自来水厂等工程项目的施工准备工,以及配合土建工程安装照明、电气动力设备施工。
    1956年,我在九处技术科工作与周榘良(当时他还是单身)同住在一个一排平房宿舍里,休息天他空闲时常来与我下棋聊天。在长期的接触中,我对他的人品十分敬佩,他不仅平易近人,而廉洁奉公自律,工作上一直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平时晚上我常见他总是在伏案工作到深夜。虽然他出身资本家庭个人工资又高,但他生活穿戴却十分简朴,经常资助有困难的工人,而且从不要他们还钱,他也资助过当时的托儿所改善幼儿生活。就是这样一位好领导在“文革”中被莫须有的罪名批斗过,后不久又被调离了安装公司到砼预制板厂工作。2005年10月,周榘良因病去世,享年82岁!我还十分清楚地记得,1956年6月25日的这一天,我们九处机关召开党支部大会,周榘良主任与我同时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预备党员。
    1957年3月苏联援建的兰州自来水厂要开始机电安装施工,公司把我从技术科抽调到公司所属的第二工程队,去负责兰州自来水厂工程建设,配合苏联专家工作。当时第二工程队配给我一个以七级电工陈家祥为首的13名电工组成的工人班组。兰州自来水厂系国家重点工程,“一五”计划的 156 个项目之一,在这个自来水厂项目中有一个深入到黄河水中的取水口工程,它的电气安装工程中有一个当时在兰州地区最大的 35千伏电压和5600 千伏/安变电器的变电站及由苏联进口的大型取水泵站电气动力设备。主持这个项目的是一位年纪很轻(大约 40岁左右)、个子很高的叫伊万诺维奇的苏联专家(设计工程师),下面第一张照片里高个子带西式帽的就是苏联专家(这张照片曾在1957年9月中苏友好周画报登载并在兰州市大街上张贴过)。我在伊万诺维奇的指导下,负责带领工人班组按图施工(这个自来水厂项目已是我自1953年7月参加工作以来参与建设苏联援建的第三个项目)。经过不到大半年时间的紧张施工,我按设计图要求圆满完成了全部安装任务,并经公司调正队测试调正试车合格投入了使用,使全兰州市老百姓喝上了干净的自来水。下面第二张照片就是兰州自来水厂取水口35千伏/5600千伏安变电站的全景,照片中自右至左第一人是我,后是宋文一(九处党委书记)、周榘良(工程处主任)、兰州水厂杜总工程师、苏联专家伊万诺维奇、申士英(工程处技术科负责人)。
   当时调正队和高压试验室是1957年11月份组建的电气调正队和高压试验室,这年11月份正好从上海电校分配来五个中专毕业学生(如施锡根、李复华、徐思美等),他们刚参加工作就参与了兰州自来水厂动力设备和变电站的调试工作,并使之顺利投产。
    我在完成兰州自来水厂工程后的1958年4月被安排到一个叫405厂国防工程施工工地工作,当时报纸上对外称为苏联援建的甘肃矿山机械厂(国家重点项目)。我到这个工地后与一队部分技术人员一起主要去编制施工组织设计和规划施工现场临时施工总平面图。但工作到1958年年底中苏友好破裂,苏联停止了对我们的援助,收回了设计施工图纸,和我在一起工作的同事被迫返回了兰州安装公司第一工程队。
    回到兰州后1958年底,正好八、九两个合并组成了建工部三局管道电气安装工程公司,一年后又与机械化公司合并成为建工部西北第二工业设备安装公司(西北第一工业设备安装公司在西安)。合并后的公司经理为孙景沂(原机械化公司经理,钳工出身),周榘良和谭鸿宾为副经理,周榘良兼公司总工程师,公司党委书记白守义,办公地址设在西固区合水路9号。其实当时成立的所谓工业设备安装公司并没有工业设备安装力量,仍然以水电安装队伍为主。
    1958年下半年公司为了扩大安装队伍招收了一大批从全国各地(主要江苏、河南、山东)来兰州找工作的学徒工人(即58学徒工),大大扩展了一安公司的安装力量。
1959年1月公司周榘良副经理找我谈话,要我去内蒙包头市建工部华北工业设备安装公司,参加由建工部举办的工业设备安装技术培训班学习(大学课本),这个技术培训班学期计划为二年,实际上一年零八个月结业。

 

(通讯员:韩余庆)

责任编辑:王海燕     发布日期:2018-05-16 11:37:30